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jovi | 2nd Jan 2008, 3:04 PM | 書的後頁, 小女人社會學
剛看了保羅.科埃略的<十一分鐘>,向來也頗喜歡他的書,可是,這一本,我真覺有點悶啊!這可能是因為我在之前看過了<250天倫敦應召日記>有關吧。但更大的可能是,因為<十一分鐘>的故事也許是描繪細膩的,可是,他出不了傳統對妓女形象的框架,說真的,我看不出這作品如何如一些書評所說的「驚世駭俗」!


故事說女主角瑪利亞是自願地在有選擇地成為一位妓女的,說真的,外國早已把娼妓定為一項「職業」了,而現在是性開放﹑金錢比一切都重要的社會,如此這般自願投身於此行業的人,不單只有女人,男人也一樣,為的只是找快錢而已,這事實跟選擇其他的行業都是一樣的--只要你願意幹就是了。

書中那些--「其實男人找妓女不一定是為了上床,瑪利亞遇過一些客人只要求聊天……」噢,這又如何?這些事可以讓妓女的工作「神聖」一點,嫖客可憐一點?這樣的交易就變得更有意義﹑有貢獻﹑具心理治療果效又促進經濟?
而瑪利亞在知悉自己的工作有著如此「神聖」的部份,所以她加倍用心改善自己的服務質素,於是經常到圖書館找心理學﹑婚姻﹑國際時事的書來看!這可為她增加小費的收入啊!

噢,以上這些在<250天倫敦應召日記>裡,CALL GIRL全都說過了 ,只是說得更有趣,觀點更切合時代的新思維。CALL GIRL會享受她的工作,即使也有很惡劣的事情發生,她卻總會從好的一點看或盡量讓自己忘記,卻不會像瑪利亞一樣總是心裡憂鬱,也不會用保羅那套--把靈魂收藏在最聖潔的角落!在我看,那只是一種自憐與自欺!既是自己選的路,那就不要總是裝出一副很慘的狀貌,為什麼要搏人同情?

這種演繹的分別大概就是男性與女性的分別吧!保羅抱持的一套是男人對妓女的憐憫心,因此他看到的是一個把靈魂與身體割離了的瑪利亞,那種卿本佳人的婉惜填滿了書頁,一位男性高高在上的感覺讓人作悶!

「嘿,你是誰?誰要你來可憐?」我想CALL GIRL會如此回應也不定!

若果我們能明白妓女其實只是現社會裡其中的一個行業,那麼,我們應該了解一個職業性工作者是有自己的生活,有自己真實的靈魂,有自己用勞力賺回來的工資,事實上與一位老師﹑一位醫生﹑一位地盤工人也沒分別。為什麼我們這些社會人士就是要把自己放在高尚的社會地位,又硬把妓女看成是可憐的﹑不堪的﹑低下的﹑受鄙視的一群?

在香港,性工作者並未被承認為一行「職業」,但這卻是一項有悠久歷史的工種,早在元代就有「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醫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。」,娼是社會認同的一種工作﹑身份,何解我們香港這個文明社會就比元代人的視野更為狹窄?

我很相信性工作者需要的不是社會人士的同情,也不是希冀一位拯救她離開火坑的王子;她要的是作為一位社會人應得的尊重﹑法律給予的工作保障﹑平等的社會地位,而不是繼續被繪畫成墜落無力的悲劇人物。
 


[1]

你終於看了哦~~


[引用] | 作者 erica | 5th Jan 2008 3:16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 erica

是啊,但很有點失望的說!

jovi
[引用] | 作者 jovi | 5th Jan 2008 3:29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